熟女高潮喷水潮吹在线正在播放视频

    1. <form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form>
      <address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nobr></address>

      上海金融論壇

      主頁> 觀點 > 斯坦利·費希爾:新冠疫情破坏力比大萧条更强 从业50年没见过!

      斯坦利·費希爾:新冠疫情破坏力比大萧条更强 从业50年没见过!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次数:297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經濟陷入停擺。值此變局關鍵時刻,鳳凰網財經、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高金/SAIF)、國際金融家論壇(GFLF)等強強聯手,啓動2020財經雲峰會,以“全球經濟與政策選擇”爲主題,邀請政商學企界嘉賓通過線上形式解析全球經濟面臨的機遇與挑戰。在5月7日的連線中,美聯儲原副主席、以色列央行原行長,國際金融家論壇名譽主席斯坦利·費希爾與高金金融學教授、執行院長、國際金融家論壇主席張春就疫情下的全球經濟展開了一場雲端對話。


      談及此次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斯坦利·費希爾直言,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與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類似,此前引起熱議的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1929年經濟大蕭條等危機都不及這次的疫情“有破壞力”。


      “在所有過去的案例中,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病毒,這也確實是我研究經濟50年以來遇到的最具威力的‘經濟周期事件’。”費希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和前述兩次危機相比破壞力更強,而且是由“非經濟因素”(即新冠病毒)引起的,“這起碼是我職業生涯中未曾處理過的問題,我們現在也還沒有解決的辦法。”


      費希爾指出,在以往的經濟周期裏有兩個因素尤爲重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但這次卻出現了第三方參與者,就是新冠病毒本身;目前除了讓人們停工停産直至疫情得到控制外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案。“在美國這是一件大事,”費希爾說道,“這件事也還沒有結束,幾乎每個美國人都知道可能還會有第二輪、第三輪的爆發,抗‘疫’之路道阻且長。”


      談及未來美國經濟走勢時,費希爾表示這個時期確實不會出現實際的經濟增長,但是經濟有可能會回彈,技術可能會以更快的速度刺激經濟增長。在這一背景下,美聯儲會不會考慮實行負利率?費希爾坦言,美國政府對負利率的態度整體上“非常反對”,“我還在美聯儲的時候就曾表態‘如果美聯儲自身允許負利率情況發生的話,美聯儲的聲譽就受到損害了’,”費希爾說道,“未來如有必要情況,美聯儲會實行負利率,但最好還是不要開始。”


      對于新冠肺炎疫情之後的中美關系走向和經濟發展,費希爾表示,爲了使經濟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長,中美兩國可能最終都會采取負利率。“在疫情這一問題上,合作要比爭執不下來得更容易。”費希爾強調,“我們需要清醒地意識到,這些事情都不是能夠輕易解決的。和平有很多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不會被人類本身所殺害。可能有人會問‘你是甯願被病毒殺死還是被戰爭殺死?’,我的答案是‘兩者都不是’。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那麽疫情過後全球的境況將如何?要花多長時間才能恢複正常的狀態?關于這一問題,費希爾表示,現在有大量人力致力于研發疫苗或其他有效的治療手段,“如果我們有了疫苗,就像應對流感那樣,情況就會大不相同。”費希爾說道,“我還是希望在一年之內,如果疫苗或治療、預防方案可以落地,這都是件極好的事情;如果真的要等很長時間的話,疫情控制就會很麻煩。但假如不采取任何防護措施,沒有人可以預知結果,世界上的大城市也難說何時才能恢複昔日的活力。”


      stanly.png


      以下爲張春與斯坦利·費希爾對話實錄:


      張春:費希爾先生,很高興你能來參加這次的線上會議;我們知道目前新冠病毒讓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你認爲這次危機和曆史上其他危機有什麽不同?比如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及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相比。

      費希爾:和之前的有外部源頭的事件相比,我覺得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跟之前的西班牙流感很類似。對我來講,這次的新冠事件更像那次,其他的諸如08年金融危機、1929年大蕭條等,都沒有那麽的誇張、極端以及具有如此大的破壞力。但是一旦它們出現,你的世界就完全變了。我想這次參加線上會議的人,包括你和我可能都會認爲整個經濟周期是由財政或貨幣政策構成的。然而突然之間,我們發現自己面臨著一個如此強大的病毒,而它也是導致這次事件與其他由財政或貨幣政策造成的負面事件存在差異的原因。


      這次事件的不同之處就在于這個病毒本身。雖然我了解病毒,但在所有我們過去有過的案例中,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病毒,我還沒有適應我們現在面臨的這個情況,我覺得這就是最大的不同之處。這確實是我研究經濟50年以來遇到的最具威力的經濟周期事件,如果可以稱之爲“經濟周期事件”的話。


      美国目前面临的困难确实很大。同时还面临一个事实,美国政府的联邦式架构意味着其权利的分配也是不一样的。另外, 美国决定什么时候开学其实就是各州在决定他们什么时候停止所有的干预,这就是美国的现状。目前的情形还不是很明朗,似乎每一个州都会对风险程度、如何回归正常生活等作出自己的决定。


      這些情況我從來沒有經曆過,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但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大、非常困難的挑戰。所以和08年金融危機以及1929年大蕭條比起來,此次疫情的不同之處在于它的破壞力更強以及是由非經濟因素導致的,這至少是我職業生涯中未曾處理過的事件,我們現在還沒有解決的辦法。


      張春:你如何看待美國針對這次疫情出台的政策,具體說就是經濟應對方案?


      費希爾:問題在于很長一段時間內,美國好像並沒有非常嚴肅地對待這個事件。美國總統在2、3月份的時候宣布只有15個人感染,後來突然之間大批的人生病、死亡或者在他們自己的公寓裏隔離,至少在紐約,我們還沒有解除隔離;這是個巨大的改變。我的意思是,一方面我們說只有一些人感染,但結果卻是幾乎每個人都有連續好幾個月不能工作,美國的隔離政策是比較極端的。相比之下,中國很恰當地控制住了局面,這也是此次經濟周期事件和其他事件的不同之處。


      如果讓我來描述這次事件的話,在我們習以爲常的經濟周期裏,有兩件事很重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不幸的是這次事件還有第三個參與者,就是新冠病毒本身。目前我們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案,除了讓人們停工停産直到能夠控制住疫情擴散爲止。在美國這是一件大事,而且這件事還沒有結束,因爲幾乎每個美國人都知道可能還會有第二輪、第三輪的爆發,抗“疫”之路道阻且長。


      張春:就財政和貨幣政策方面,你怎麽看待美國政府針對此次疫情出台的措施?


      費希爾:我認爲美國聯邦政府一開始處理疫情的時候,做得還是比較成功且有力度的。這也是我所知道的曆史上聯邦政府最大的一次行動。


      張春:外界有不同的觀點,认为美联储直接将美国政府支付给美国人的巨额债务货币化,美国债务货币化已成定局。你怎么看这种觀點,你觉得这些举措合适吗?


      費希爾:我認爲這些舉措是合適的,債務可以償還,債務總有一天可以減少。但是如果他們什麽都不做,這個病毒將會持續蔓延。我曾經經曆過饑荒肆虐的情況,當時如何養活人民都成問題,現在饑荒也依然是個不容小視的問題。但是就這次疫情來說,它給美國經濟帶來了巨大的重創,絕對比我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經曆過的任何騷亂還要嚴重。


      張春:現在很多人都在批判現代貨幣政策,美國政府的措施跟那套理論方法是不是也有相似之處?你怎麽看?


      費希爾:我覺得按照目前的情形,只有美國聯邦政府展開有力行動才能合情合理。順便說下,財政部能快速把很多錢放在系統中,我不會稱它是“現代貨幣政策”理論,因爲這就相當于認同要在某個階段去償還這些錢,但是沒有人會去做,也沒有人會說我們不能破壞這個預算規則等等,因爲我們必須阻止經濟下滑。我總是能聽到人們說著這樣或那樣的情形,說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了,經濟就會坍塌之類的。


      有個關于亞當·斯密的故事。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一個在國會工作的亞當·斯密的同事說這場戰爭會毀了美國,他說戰爭的影響非常嚴重而且不容易擺脫。這次也是,我個人也認爲前路艱險,在這種困難的情況下,一些措施已經開展。


      張春:你怎麽看此次疫情中歐洲和中國采取的經濟應對措施?


      費希爾:歐洲人在制定一套一致性的貨幣政策上仍然存在問題,部分原因是因爲歐央行的影響力仍然很大,他們對此也比較擔心。譬如你進行了大量采購,不會希望出現巨額預算赤字或類似的情況。通常來說這沒什麽問題,但在當下疫情時期恐怕不行,信貸太緩慢,雖然錢總會過來,但需要等很長一段時間。


      中國此次應對疫情的措施我並不完全了解,但很清楚的一點是你們已經成功度過了第一波疫情,也許這對中國而言是唯一的一次危機。中國應對疫情的做法非常到位,如果疫情再度襲來,你們或許也要再次或第三次全力以赴地應對,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有三次傳播。


      張春:日本的情況你怎麽看?


      費希爾:日本的狀況看起來還可以,但從現在的觀察來看,可能會迎來第二波疫情。


      張春:是的,日本情況整體還可以,但還有財政刺激,從長期來看你認爲這會有問題嗎?基于日本過往長期以來的刺激政策,也許如你所說,負利率不是問題。


      費希爾:在日本的货币政策前提下,利率是比较低的,目前政府是有操作空间的。在十年前,这是不可能的。现在日本的财政机关可以花很多钱,很显然他们可以在低利率的情况下募集更多资金。这种情况会持续很久吗? 我也不知道,但这是我们早些年在日本读书那会儿不敢想象的。


      張春:展望未來,您認爲之後的境況會變得怎樣?假如人類控制住了病毒,我們將如何恢複正常的狀態?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嗎?會有什麽困難?從長期來看,如何改善現在的局面?


      費希爾:現在有大量人力致力于研發疫苗或其他有效的治療手段。如果我們有了疫苗,就像應對流感一樣,境況會大不相同。但還沒到時候,你在電視上會聽到很多美國政府官員講話,他們知道很多人正在一致努力應對病毒,研發疫苗。也有人說還得再等一年,這真是漫長。


      實際上我在南非中部長大,那裏曾是瘧疾的高發區。我父親因爲罹患瘧疾只能在家臥床,但當時的機制和社會發展水平有限,很難治愈這種傳染病。後來他使用了一種英國的特效藥,情況有所好轉,但即便這樣南非還是沒有徹底治愈瘧疾的治療方法。我還是希望一年內,不管怎樣疫苗或治療的控制和預防方案如果可以落地,這都是件極好的事情,這就不會像當時瘧疾那樣難以控制。如果真的要等很長時間,疫情控制真的會很麻煩。


      所以在未來的半年或一年內,還會有一段時間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出門時還要戴著口罩。這樣的情況真的需要一些時間恢複,但假如不采取任何防護措施,沒有人可以預知結果,世界上的大城市也難說何時才能恢複昔日的活力。


      張春:這次疫情將如何改變我們對經濟政策尤其是財政和貨幣政策的理解?疫情之後會有什麽相應的調整嗎?


      費希爾:舉個簡單的例子,因疫情導致的一個改變就是我們可以不用跨城、跨國坐飛機過來參加會議了。這是很大的轉變,像你我這樣的人可能很多時間花在了飛行交通上,之後會大大減少,這是一個巨大轉變。其次就是隨著時間推移,人們會習慣和病毒相處。能通過像Zoom這樣的軟件進行遠程會議我還是很開心的。以前我要做一個演講的話,算上路程至少要花3-4天的時間,這樣就簡單多了!我很喜歡這樣的方式。


      張春:你認爲美國的經濟預期會和日本現在的情況類似嗎,比方說低利率甚至負利率?


      費希爾:我估計這個時期確實不會有實際的經濟增長。我認爲現在不太一樣的是,經濟還可能回彈,技術可能會以更快的速度刺激增長。


      根據西北大學Golden教授的書中所說,我們這一代經濟學家的成長是經曆了一段不同尋常的時期。比如當我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們所認知到的世界的本質和現在截然不同,過去已是過去,當你和人們討論新的發展事物時,你很驚奇地發現變化的程度實在太大了。我認爲二戰後的發展和變化沒有之前那麽顯著了,直到二十世紀快結束的時候,世界才發生了很大改變。


      張春:對于負利率你怎麽看?美國會有可能使用負利率嗎?


      費希爾:對于負利率的態度美國整體上非常反對。我還在美聯儲的時候就曾表態過“如果美聯儲自身允許負利率的情況發生的話,美聯儲的聲譽就受到損害了”。


      張春:你認爲在必要時還是可以使用負利率嗎?


      費希爾:可能有需要的時候會出現負利率,但最好還是不要開始。


      張春:你如何看待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後的全球化趨勢,尤其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系?


      費希爾:爲了使經濟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長,中美兩國可能最終都會采取負利率。過去可以將國家分爲兩類,一種是始終采取正利率的國家,另一種是始終采取負利率的國家,這種想法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爲合作要比爭執不下來得更容易,我們需要清醒地意識到,這些事情都不是能輕易解決的,和平有很多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不會被人類本身所殺。那麽可能有人會問:你是甯願被病毒殺死還是被戰爭殺死?我的答案是,兩者都不要。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内容来源 | 鳳凰網財經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