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高潮喷水潮吹在线正在播放视频

    1. <form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form>
      <address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 id=qYPkfeBGW></nobr></nobr></address>

      上海金融論壇

      主頁> 觀點 > 张春:教育和金融是中国的软肋 疫情后或出现前所未有的机遇

      张春:教育和金融是中国的软肋 疫情后或出现前所未有的机遇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次数:676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經濟陷入停擺。值此變局關鍵時刻,鳳凰網財經、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高金/SAIF)、國際金融家論壇(GFLF)等強強聯手,啓動2020財經雲峰會,以“全球經濟與政策選擇”爲主題,邀請政商學企界嘉賓通過線上形式解析全球經濟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突如其來的疫情將如何改變世界格局?中國的高等教育將何去何從?金融改革與發展中又將面臨什麽問題?在5月8日的連線中,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學教授兼執行院長、國際金融家論壇主席張春表示,中國今後的經濟的發展主要靠創新驅動,而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和金融是科技創新的兩大支柱。


      張春認爲,疫情後全球矛盾可能會激化,中美之間或許會有一定程度的脫鈎,可能會對中國造成一些負面的影響,但也會給中國帶來一些前所未有的機遇。高等教育和金融這兩個産業中更大的改革和開放可以帶來更大的發展,可以更好地爲繼續走全球化道路服務。


      張春表示,中國金融産業有三方面的挑戰,分別是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創新型企業的上市問題以及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張春認爲,在疫情以後,這三個方面可能會有更大的改革和開放的機遇。

       

      張春建議將上海自貿區的新片區作爲試點,建立人民幣金融自由貿易港,對境外全面開放,但是是以人民幣計價的完整的金融市場,包括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彙率市場、衍生品市場,鼓勵境內外的企業都來進行人民幣的投融資。



      张.jpg


      以下爲發言實錄:


      我想講一下我最熟悉的兩個産業在疫情之後的發展和改革上的一些問題,這兩個産業是金融和教育,教育主要是指高等教育。


      01

      教育和金融是科技創新的兩大支柱

       

      大家可能都知道,相對而論,制造業是中國的強項,而教育和金融是中國的軟肋,中國今後的經濟的發展主要是要靠創新驅動,而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和金融是科技創新的兩個最大的支柱。這兩個産業在美國相對比較優勢,美國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和金融是美國非常強的兩個行業,有很多中國客戶。疫情以後全球矛盾可能會激化,中美之間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脫鈎,當然我們希望避免,可能會對中國會造成一些負面的影響。不過,疫情也給中國帶來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機遇。


      這兩個産業更大的改革和開放可以帶來更大的發展,可以更好地爲繼續走全球化道路服務,所以我今天談一談這兩個産業在疫情後的發展問題。


      先說教育,主要是高等教育。中國的高等教育雖然在最近這些年有相當大的提高,但是高校的教學和科研的水平與世界頂尖的水平還是有很大的距離,教學和研究往往與實踐當中最前沿的一些領域有脫節。研究比較注重數量,而忽略質量。招生和培養整個過程偏重考試、考分,學生的實踐和創新能力不夠強,不太能夠滿足創新型經濟發展的需求。所以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教育主要是依賴于政府的撥款,高校用國家行政管理體制的一些管理辦法來管理學校,包括配置資源,而不是根據教育和科研本身的一些規律來進行管理和配置資源。所以高校的人事、財務、招生、培養過程,整個一套體系是所謂事業制的方法,很多規章制度非常陳舊、過時,所以需要有大幅度的改革和創新。


      由于疫情對國際差旅的影響,包括對國際學校開學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可能也會使得全球矛盾有一定的激化。而中國本就是一個留學生出國的大國,疫情下中國學生出國的人數有可能會有很大幅度的減少,海外的華人教授因爲種種原因,回國的意願可能也會加強。加上中國民間辦學的意願和資源也越來越強和越來越多,所以疫情以後是有機遇的。在教育尤其在高教方面能夠做一些改革的話,可以提高高等教育的水平。


      建議開放多種辦學模式,現在的模式主要是行政撥款,這個模式帶來的問題已經談過。那麽,我們是否可以借鑒國際上的一些其他模式。比如在世界上排名頂尖的一些大學,當中有很大比例是美國的所謂的私立大學,他們鼓勵用民間和社會的捐贈來創辦世界一流的大學。中國不能完全照搬,但是可以借鑒。


      在今後若幹年內,我國高等教育有很大的機遇,去探索這樣一種模式。這種模式需要中國原來辦學的規章制度有一定改革和創新,甚至是改變。比如以前教育部規定,要辦一所大學,必須在辦了若幹年的本科教育以後才能招聘研究生,辦了若幹年碩士教育以後才能辦博士教育。這些規章制度可以改革,甚至可以改變。因爲要創辦世界一流的大學,步伐應該要邁得更快,尤其是要吸引更多高端教授。對此,中國已經在試點了,比如杭州的西湖大學,但是目前試點的步子太小,走得太慢。


      還有一種模式是大學部分地引入民間和社會的資源來辦一個學院,可以有更多的民間和社會捐贈來辦,模式更國際化,按照教育和科研的規律來辦,而不是按照一個行政體制的方法。


      最後一種模式是讓國際一流大學進入中國辦學,這個目前已經在試點。比如上海的紐約大學、昆山的杜克大學。在今後的幾年,這個模式會有更大的發展。而且這個模式可以創新,需要進一步改善,更大幅度地開放。中國教育有多種模式辦學,“多條腿走路”,最終使教育能夠達到世界頂級的水平,更好地爲中國創新、科技水平、經濟發展做服務。


      其中也有一些具體案例,比如改革招生、培養的模式,實踐性很強的學科,應大大降低統考在招生標准當中的比重。目前中國大多數招生都要統考,而且太過于偏重考分。對于實踐性很強的學科,用考分來評判一個學生不太合適。


      02

      中國金融産業存在中小企業的融資、

      創新型企業上市問題和人民幣國際化三大挑戰

       

      金融方面,中國金融産業有三個主要挑戰,分別是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創新型企業的上市問題和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在疫情後,這三方面可能有更大的改革和開放的機遇。


      第一,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我們講了很多年,這次疫情對中小微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使這個問題更爲尖銳。但是另一方面,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思考和改變這個問題的時機,要有一個新的方向和新的模式。


      中小微企業要堅持新的方向,這個方向主要通過金融科技、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手段,包括結合供應鏈金融。中國在金融科技尤其是支付領域已經走在世界的前沿,所以我們要在這個方向繼續探索和創新。在過去兩三年,這些方面的步子走得慢了一點,可能更多的是考慮風險,當然風險肯定要考慮,但是仍有很多值得創新的區間。我們要繼續堅持這個新的方向,因爲這個方向才能真正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新的模式是要探索和試點多種産業組織結構的模式。什麽是産業組織結構的模式?中國金融主要還是國有金融機構在主導,尤其是國有銀行。在這種情況下,要走金融科技的新方向有一定難度。有一種目前正在探索的模式,就是國有金融機構開金融科技子公司,比如中國的五大銀行、國有銀行都建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


      但是這種組織結構由于種種原因,在這段時間碰到了不少問題,在人才的引進、創新方面有一些障礙。國有銀行和金融科技合作可以借鑒混合所有制的模式。


      央行最近也推出了數字貨幣,開始試點,日後的支付會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民間的電子支付、數字貨幣已經有民間的金融機構在探索了,現在再加上央行的數字貨幣,後續中國圍繞著央行的數字貨幣,讓金融科技公司大力參與,建立一個全新的數字貨幣體系,使今後整體金融服務的上層建築建立在這個數字貨幣支付系統的基礎設施上。


      03

      資本市場需完善退市制度,加大信披造假的處罰力度

       

      中國資本市場的培育、發展和壯大要考慮如何讓創新型企業更容易地在資本市場裏面融資,包括上市。去年上海證券交易所試點了科創板和注冊制,最近又推廣到深交所。疫情以後,因爲種種原因,例如逆全球化的一些矛盾、爭議,會對境外上市企業帶來一些問題和風險,不排除有不少企業要回歸,甚至一些新型優秀企業會選擇在境內上市和融資。


      所以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遇。但是現在科創板包括注冊制,還需要進一步改革和完善。接下來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退市制度,因爲注冊制和科創板,企業上市的條件相對放松,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以後,通過對企業更進一步的了解,要有更嚴謹、嚴格的淘汰機制,這一項要盡快地提上議事日程。


      還有一個方面是信息披露造假的問題如何來解決?過去這一年也在探索,對造假處罰的力度需要再加大,而且要有多方面的處罰。除了行政處罰外,要有刑事包括民事的處罰。只有真正加強造假的處罰力度,才有可能真正把注冊制做得更好。同時也要吸引境外企業來中國,來上交所、深交所上市。


      04

      建立人民幣金融自由貿易港,對境外全面開放

       

      人民幣國際化要在境內做試點。受疫情影響,大家對人民幣國際化的緊迫感會有所加強。中國是一個貿易大國,人民幣在貿易下的兌換和使用沒有大問題,因爲大家都要買中國的産品,可以很自然地用人民幣。但爲什麽現在人民幣在國際上的結算比例還非常低呢?主要原因是人民幣不容易拿到,而且即使拿到了,對方不願意持有人民幣,因爲人民幣沒有真正和國際市場自由連通、完全開放,所以大家貿易的時候不用人民幣結算。


      以前的思路是希望通過香港或者甚至倫敦等境外金融市場試點人民幣,打造一個境外人民幣的金融市場,讓大家願意接受人民幣。但疫情後,中國需要在境內有一個相對隔離的區域試點人民幣,而且和全球金融市場連通。


      我的建议是,将上海自贸区的新片区作为试点,建立人民幣金融自由貿易港,對境外全面開放,但是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完整的金融市场,包括债券市场、股票市场、汇率市场、衍生品市场,鼓励境内外的企业都来进行人民币的投融资。


      这个市场在开始时,通过自由贸易账户来进行有效的隔离,是一个离岸市场。但它不是西方所谓的传统离岸的概念,不做传统的离岸业务,它是建立在以人民币定价结算的基础上,对境外全开放的,包括各类股权、债权、期货衍生品的交易市场,为国内外企业,包括 “一带一路”企业,提供全球化的人民币投资、融资和风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


      爲了控制風險,這個新片區的全開放的人民幣金融市場和境內的人民幣市場是有限的隔離,並通過自由貿易賬戶實現風險可控、全信息的連接和滲透,爭取在今後五到十年或者十五年到二十年,逐漸和境內人民幣市場打通。這個試點不是爲了和國際脫鈎,而是爲了讓人民幣更好地進入全球化的體系,需要有大量的國際參與者,包括國際的投資者和金融機構。


      過去這一年,我國已經在吸引境外的投資機構,有了一些大的開放政策,如果能建立人民幣金融自由貿易港,動作可以更大,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機遇。


      謝謝大家。

      内容来源 | 鳳凰網財經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